• <strike id="pw5eg"><video id="pw5eg"></video></strike>
    <th id="pw5eg"></th>
    1. <code id="pw5eg"></code> <pre id="pw5eg"><nobr id="pw5eg"></nobr></pre>

    2. <big id="pw5eg"><nobr id="pw5eg"></nobr></big>
        <th id="pw5eg"></th>

      1. ?首页?
        ?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白鹤滩水电站背后的故事
        来源:水电四局 作者:唐云龙 时间:2019-05-27 字体:[ ]

        白鹤滩水电站作为目前世界在建最大的水电站已经家喻户晓,而它的背后那些有血有肉的故事却鲜为人知,水电四局水电工程公司采风小组深入白鹤滩一线,探索平凡岗位上的故事。

        混凝土工张永刚:“吃苦和享福都是一种人生常态”

        今年39岁的张永刚从事水电站施工建设近20年。从最开始的混凝土工到现在的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浇筑中队副队长,从三峡到白鹤滩,近20年的日晒雨淋在他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家人不在身边的苦楚并没有让他放弃这份工作,张永刚说:“我热爱这份工作,能够建设三峡、白鹤滩这样伟大的工程是我的骄傲!”

        张永刚一天有将近一半的时间要待在仓号里盯仓,白鹤滩工地夏天的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仓号里还没有遮阳的地方,而且上厕所十分不方便。“这些都不是最难的,最大的困难还是沟通,仓号里人员复杂,突发状况也多,所以我脑子里的那根弦一直紧绷着,出现问题要立刻进行沟通与解决,这样才能减少错误的出现。”话音刚落,他的徒弟正好过来,张永刚拉住他徒弟说:“这是我徒弟,现在的年轻人能像他一样吃苦的不多了,可就是一点不好,嘴太笨,总是不能很好地跟人沟通,干我们这个工作的,沟通不好可是要出问题的。”

        当记者问及这份工作是否会太辛苦时,张永刚表示,都习惯了,因为吃苦跟享福都是人生的一种常态,看自己怎么对待了。

        钢筋工刘巧:“注意安全!”

        云南巧家人刘巧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他用浓郁的川滇边界腔调叙述着他三年的白鹤滩水电站生活。19岁离家做钢筋模板工,想不到25岁又回到了家乡,带着一技之长建设美丽的白鹤滩水电站,现在是协作队伍里的班长。

        刘巧带的班组有30个人,主要任务是绑扎钢筋,每人每天可以绑扎、安装0.8至1.5吨重的钢筋。“尽管我之前干了6年的钢筋工,也没遇见过像白鹤滩水电站对钢筋绑扎要求这么高的,钢筋种类多,安装难度大,质量要求也高,包括钢筋上的锈和胶都必须处理干净,毕竟是大工程,要求严格也是应该的。”谈到工作,刘巧逐渐打开了话匣子。采访过程中,刘巧不时地叮嘱周边的工人注意安全,他说:“我们班组的工人大多是本地人,跟我都是老乡,既然我是他们的班长,就要对他们负责,否则我也没法跟他们家人交代啊!”采访结束后,刘巧还不忘叮嘱我们:“注意安全!”

        木工岳正进:“把活干好!”

        “制作模板看起来简单,却有严格的高程、长宽限制,白鹤滩水电站的制模标准也极高,所以这个工作啊,是做起来简单,要达到高标准还是比较困难的。可是咱既然拿了工资,就一定要把活干好!”岳正进这样对记者说。

        岳正进,31岁,云南芒市人,虽然才来白鹤滩工地一年时间,可十年的木工生涯让他成为了制作模板的骨干,也教出了很多徒弟,记者问及白鹤滩工地的生活时,他忍不住翘起了大拇指,说:“我干了这么多工程,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的民技工营地是我见过最好的,营地干净整洁,还给我们修了篮球场和乒乓球馆,对了,现在还设了门禁卡,没有卡不让进,跟城里的小区一样,下班住在这么舒适的环境里,心情好,伙食也好,回家也方便。在条件这么好的工地上干活,我们还不得把活干好,你说是不是?”

        电工贺继伟:“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贺继伟,39岁,是一名电工。准备采访时,他正在检查起吊设备线路问题,“其实我也就算个杂工,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除了日常的线路维修外,我还会检查设备故障,反正一切听从安排。”贺继伟笑着对记者说道。

        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的电工有着专业的操作规程,每位新员工入职都必须进行专业培训,培训取证后才能上岗作业。贺师傅是昆明人,白鹤滩水电站离家近,他半年回一次家,下班后还可以和家里人视频。不仅如此,贺师傅说:“白鹤滩工地工资发放及时,工资待遇合理,我在这里工作很满意。”当谈到工地管理时,“白鹤滩水电站是我见过管理最严格的工程,严格也挺好的,越严格越安全,家里人也能放心点,你看这些高空作业、临边作业防护做得都特别好,周围都挂了安全标识,大家也都定期进行安全培训。”贺师傅指着旁边的防护栏杆说。

        振捣臂操作员黄茂城:“我是为国家做事,我自豪”

        黄茂城今年26岁,来自四川泸州,来白鹤滩水电站也就半年,还没回过家。因为之前开过挖掘机,所以开振捣臂对于他来说并不难。采访的时候,他正在仓号阴凉处蹲着吃饭,他停下来笑着对我们说:“没啥好采访的,开振捣臂就是要注意观察周围环境,谨慎点就行,设备起步的时候尤其要注意,不能碰到人或者模板。”谈到四局师带徒传统,他回忆当初师傅带他很负责任,他说以后也要把最好的技术教给徒弟。

        黄茂城说:“其实工作不算辛苦,我还在慢慢适应。这里离家近,我可以常回家看看。”年轻的小伙子腼腆地低下了头。当问到面临的困难时,他半开玩笑地说:“找女朋友困难,工地上女孩少,我胆儿小,不敢追求,以后怕是要回家相亲了。”爽朗的笑声让采访氛围轻松了起来。他说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动力,在困难时只是默默告诉自己要努力克服。

        “我是为国家做事,我自豪!”黄茂城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重机副中队长李尚义:“胆大心细”

        31岁的李尚义是重机中队的副队长,也是大家公认的技术出众的师傅。 “开重机的人需要些什么特质呀?”他回答记者:“胆大心细。开重机进仓号前得仔细检查,出问题要及时维修,随时准备替换的备件,这样才能确保重机正常运行,胆子小的人可不敢开这样的大型设备呢。”

        确实如其所说,李尚义用娴熟的技术、稳定的发挥向记者展示了什么是真正的举重若轻,他开着平仓机把混凝土推得平平整整,完全符合30厘米的厚度标准。李尚义在带徒弟方面也很耐心,他会一遍又一遍纠正徒弟不规范的动作,带徒弟进仓并坐在驾驶位旁边现场指导,不断强调注意安全。徒弟周介小声告诉记者:“虽然师傅很严厉,经常指出我的不足,但我心里明白他是对我好”。李师傅见周介说悄悄话,笑着说:“这些徒弟呀,看着他们一步步成长,技术一点点精进,我心里无比地开心。其实有时候自己脾气不好,忍不住也会说徒弟两句,但还是尽量控制语气,慢慢开导他们。”周介笑嘻嘻地说道:“师傅,您尽管说,我知道自己的技术跟您还差得远呢,虚心向您学习,胆大心细。”

        工区长刘世明:“质量控制最重要的是过程控制”

        采访混凝土项目部一工区工区长刘世明时,他正在召集协作队伍各工种骨干,就出现的质量偏差认真分析原因。他对记者说:“质量控制最重要的是过程控制,发现问题并及时整改。只有在每一个控制点细致地检查把关,才能保证质量达标。白鹤滩水电站实行三检制,安全促生产,生产保质量,宁肯停下来整改问题,也绝不抢进度。只有良好履约才能赢得业主、监理的信任,才是对企业负责的行为。”

        刘世明表情严肃地说:“我们不能被动,要主动地控制,不放过任何一个问题点,首先要自检,检查出来的问题要及时整改,这样才能申请后面的检查。”他的话语掷地有声、铿锵有力。他告诉记者,协作队伍经过与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的磨合,已经合作得越来越好了。

        无数默默无闻的水电人在本职岗位上兢兢业业、辛勤工作,才成就了白鹤滩水电站这一世界级工程,他们的付出和坚守正在被看见,他们的声音正在被听到,他们的故事正在被传扬。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2. <strike id="pw5eg"><video id="pw5eg"></video></strike>
        <th id="pw5eg"></th>
        1. <code id="pw5eg"></code> <pre id="pw5eg"><nobr id="pw5eg"></nobr></pre>

        2. <big id="pw5eg"><nobr id="pw5eg"></nobr></big>
            <th id="pw5eg"></th>